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台胞之家 > 台胞风采

又见植槐堂

时间:2016-11-02  来源:  作者:孙萌萌

1943年春节,台中丰原神乡圳堵村,一个王姓家庭欢欢喜喜打扫自家的正厅植槐堂。他们要迎接从远方归来的长子与长孙。从已经泛黄的照片上,我们能看得见那真实而幸福的笑容,亚热带温柔的风吹在每个人的脸上:年轻的夫妻,看到子孙开枝散叶的老人,还完全不懂悲伤是什么的孩子。

那时,这个才刚满一岁的婴儿不会知道,再见到这间植槐堂,将是60年以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姥姥抱过我

1942年初春,一个婴儿出生在鸭绿江边的小城安东(现丹东市)。这个婴儿,是王茂胜和黄翠瑛的第一个孩子。当年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有不少人到东北打拼,王茂胜也是带着满腔的期待来到辽东半岛,勤工俭学念完了“南满”工业专科学校,并在妻子的支持下以27岁的“高龄”考上了当时东三省著名的旅顺工科大学继续深造。儿子的出生让王茂胜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也唤起了他澎湃的思乡之情。王茂胜是家中的长子,这个孩子则是王家的长孙。该回家去让父母看看孩子,两夫妻这么想着。于是,1943年的寒假,王茂胜夫妇带着仅有一周岁大的王刚回到了老家台中。祖屋植槐堂向来由长子居住的房间早被收拾干净,等待着他们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我在台中圳堵落籍就在那个时候。”王刚说。

虽然祖籍是台湾,但在东北度过童年的王刚操着一口东北腔。他跟北方人一样把外婆称作姥姥。“春节过后,爸爸就先回旅顺继续读书,妈妈则带着我回到嘉义的娘家。”王刚说,“所以爷爷奶奶还有姥姥姥爷都是抱过我的。”

当时太平洋战争已经进入尾声,台湾周边战乱频仍,台湾渡海去旅顺的海轮时停时开,因此,王刚的姥姥姥爷坚决反对黄翠瑛带着孩子回旅顺,甚至把黄翠瑛关在家中,不许她出门。然而受过新式教育、有自己独立思想的黄翠瑛坚定地要求回旅顺跟丈夫团聚。老人熬不过女儿的跪求与眼泪,只能忍痛同意让她走。就这样,黄翠瑛孤身一人带着尚在襁褓的儿子登上了风波无限的海轮。

“她自己万万也没想到,这次离开姥姥姥爷,就是永别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参加革命进北京

1944年12月,王茂胜从旅顺工科大学毕业,在辽南一个铅锌矿担任工程师。那时已经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夕,日本开始败退,但仍在大肆掠夺东北的资源供应日军。东北民众艰苦的生活刺痛着刚满30岁的王茂胜。这个技术过硬、待人和善的热血青年很快引起了当时东北地下党(中共南满地下党和抗日联军南满支队)的注意,1945年,他们主动与王茂胜接触,劝他站出来率领矿山职工保矿护矿,把矿山交给共产党。“我父亲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中国人,要为中国人干事。”王刚说。如今终于有机会了。

1945年8月,日本正式宣布投降。那时,在东北的台湾人都纷纷抓紧时间弄车船票,趁海上交通还未断绝赶回家乡,30岁的王茂胜却挈妇将雏毅然投身革命队伍,加入东北民主联军,从此将自己的根脉深深埋在了大陆。

“爸爸妈妈参加革命以后,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,一直在东北兵工厂工作,为解放全东北,解放全中国和抗美援朝贡献力量。我也跟着他们‘转战’各地,在东北辽宁吉林不少地方都生活过。1952年春天父亲从部队转业,后奉调进京,隔年春天,又是母亲独自带着孩子,在兵工厂一个干部的陪同下前往北京跟他团聚。只是那时候,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已经从一个变成4个,我也已经11岁,成了家里的‘小大人’了。”

从此,北京就成了王刚兄妹的家。除了当大哥的他之外,弟弟妹妹们一直都不清楚自己老家是台湾。“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怕惹麻烦事,所以一直很少讲台湾老家的事情,也几乎不教我们说闽南话。每每有了什么不想让小孩子知道的事,爸爸妈妈就会偷偷用闽南语交流,我们几个孩子也真的听不懂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再见植槐堂

上世纪80年代,两岸对峙的局面逐渐“破冰”,也渐渐有音信从故乡传来。这时已近古稀之年的王茂胜夫妇才获知,在数十年漫长的等待中,家中4位老人家仅黄翠瑛的养母尚在,其他人都已去世了。对家人和故乡的思念,深深折磨着饱经风霜和磨难的老人,他们多么想尽快回家探望风烛残年的母亲。然而这个愿望,最终也变成了永久的遗憾和悲哀。

上世纪80年代末,台湾当局开放大陆探亲,却一直对大陆台胞返乡严格限制,王茂胜夫妇数次申请返乡,均未获批。1988年,王刚的姥姥在嘉义病危,弥留之际的老人还苦苦思念着远方的孩子。她给黄翠瑛打来电话,女儿在电话这头宽慰她说,已经在申请赴台,请她一定要等着他们。“姥姥那时在电话里反复说,我等着你们,我等着你们!”说到这,王刚沉默良久。

1990年春,王茂胜夫妇终于踏上了日夜思念的故土,但当时,两人申请入台的理由,却已经由“探亲”,变成了“奔丧”,而即便是这样,就连长子王刚都不被允许陪伴在侧。“他们回到老家,圳堵的植槐堂老屋依然,然而当年居住在正厅的爷爷奶奶已然作古,当年父母亲住在右手边的厢房,虽然打扫整理过,但是他俩当年结婚时用过的家具陈设还在。真是风物依旧,人面全非。”

少小离家,如今亲人已阴阳两隔,王茂胜夫妇安排好老人的后事,探望过久别的亲朋好友后黯然回到北京,从此再也没有踏上过台湾的土地。

“我回乡的路走得就比我父母要更长一些,2002年退休后,我多次申请回家乡为曾抱过我的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扫一扫墓,却一直没有等到台湾当局的批准。等我以北京市台联少数民族交流团团员的名义回到台湾的时候,已经是2007年2月了。”

这一年,距王刚上次被爷爷抱着在植槐堂里过年,已经过去了64个春秋。

友情链接
管理频道:联系我们
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© 2011-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